《卷珠帘》(吴思怡)

如若一定让我选,我选改编后的《卷珠帘》。

为何?

细细诵读这些短句,诗意就会像小草一样,在一场不知名的春雨后,占据了整个心扉。

仿佛可置身于白雾飘渺的仙境之中,遥远的天边有悠扬的乐声缓缓传入耳中。

骤然间,眼前好似出现一幕幕场景,只因歌词中的区区几字。

深院处,闺房中,几本书凌乱地被放置在案台上,窗外不经意的一阵风吹开了泛黄的书页。坐在案台前的女子静静地看着。昔日的往事,就像千家文一样,悄然无息地被掀开。

——沾染了,墨色淌。千家文,尽泛黄。

只一“尽”字,可表现女子心中的无限事都能在静谧间被轻轻诉出,可以更能深入人的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

薄薄的绸缎后,若隐若现的窈窕女子在其中拂袖、旋转,仿佛随时都会破帘而出。让坐在外头欣赏的一位男子惊艳于这段舞中——里头的女子应是无限妩媚。而他可能永远不知,这段舞,是为谁起、谁落。

——拂袖起舞于梦中妩媚。相思蔓上心扉。犹眷恋,梨花泪。静画红妆等谁归。空留伊人徐徐憔悴。

这其中的单单“犹”字,细腻到可表现小女子的心思——想念时的欲言又止、可望不可及的心酸。

高楼窗台的珠帘徐徐地被卷起,施好胭脂的女子倚在珠帘旁,她等的就是此刻的高轩雾褪,盼的就是他的一个抬头。等不到便只好“袖掩暗垂泪”。

这究竟是有多含蓄,古代女子的一举一动都能在这几字中被尽可能地表现。

春,是万物复苏的大好时节。而花开前,需先凋零。拿得起,就要放得下。可,这并不容易。

彼时,女子如往日一样卷起珠帘,只不过,不再复往日心情。

“归雁过处留声怅,天水间谁抚琴断肠”,像是不经意,却又准确无误地从侧面描写了女子的悲伤,意味无穷,回音缭绕。

如若一定让我选,我选改编后的《卷珠帘》。

原文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e93e21100101c2lq.html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