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读《蒹葭》(吴思怡)

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

    启唇,轻轻念起。

    眼前恍若出现一个画面。

    天,微亮。寒气,却并不因此而消退。抬头,还有些零零碎碎的星,影影绰绰地闪着。

    沾着晨露的芦苇,放眼望去,一大片,在风中轻轻摇摆着,极美。

    不远处,有条河。河水,缓缓地从苇塘前流过,不着痕迹。

    而河边,好似有一个女子,站在那儿,不远不近。仿佛上前一步,就能轻轻抱住她,就能拉起她的手,就能在她耳旁低语。尔后发现,却不能。想要伸手抓住的只不过,是幻影罢了。女子的一颦一笑、一举手一投足,也不过,是虚的。

抿唇。

闭眼,只为忍住泪。

   古往今来,唯有相思,是最缠绵,是最能袭上人心最柔软的那块。

   这情,也如树根一般坚固,深扎在心的最深处。此去经年,仍不改变。偶尔回忆时,嘴角还是会浮起微笑,尽管想念的人早已不在身旁。

然而,渴望,却不可及,究竟是怎样的一番心酸。

那么美,这么伤。

   想想现在的爱情,不说爱有多深、爱有多久,哪怕只是两眸相对的一瞬间,由心而生的好感,恐怕都不如这般细腻。而诗里头,仅仅只是一种想念。

   于是释然,任泪水划过脸颊。想必,这也是一种对诗的赞美。

   或许,这些都不过是我的片面之词,远不够透彻,不够全面。但,这是我心中一份——极为单纯、极为美好的想望,然而,也希望这能永存于心中。

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

  念着念着,这,已不只是诗……

原文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e93e21100101ao78.html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