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马非马

听着许嵩的《白马非马》,画面又回到了第一次去大学从万宁到海口的动车上,我静静的听着许嵩的歌曲,憧憬着一个有许嵩的安徽以及一个向往已久的大学。

大学,四年,逐渐的我越来越少听音乐了,我摘下了耳机,专注于电脑之上,许嵩也在我的脑海中,内心深处,渐渐的模糊、淡去,我也失去了寻访名医“VAE”的想法。

后来,我生活中,一个陌生人逐渐的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(事实上在高三毕业就已经出现,不过当时对这个陌生人并不在意,许嵩才是当时我最大的向往),不经意间,发现了共同的爱好—许嵩(把许嵩说成是爱好多少有些搞笑吧)。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很短很短,大一很快的结束了,我也步入了大二的课堂。单纯可爱的陌生人依旧不断在我的生活中出现,但是这之前我并不能看清她的模样。

大二,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大二,我很幸运的拿到了打开陌生人未知生活的“钥匙”。通过这把神奇的“钥匙”,我正式的走进了陌生人的生活,很神奇,嗯,真的很神奇,单纯可爱的陌生人啊,你是有多么的单纯。

但是,有一天,我很畏惧(畏惧的那天开始,生活就开始已经走入了不正常的轨道,可是我却没有意识到),惊恐如果滥用这把钥匙最终会导致陌生人的离开。于是,我小心的维护着,精心的装饰着这把“钥匙”的“房子”。

大三到来了,陌生人让我感觉不再陌生,她已经走到了我的内心世界,心中有了一个她,她已经住在我小小的心房,我也交出了我的“钥匙”,可是她只是在我要求下才会去使用,从来不主动使用它,如果我够精明的话,我应该意识到此时所存在的问题的,可是我没有,完全没有意识到,即使想到了,但是还是强行的克制住了,因为我希望她能够永驻我心。因为,那是大三了啊(不解释为什么这么说,时间真的告诉了我答案)!

大四到了,她在我眼中早已经不是陌生人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,她开始变得那么的重要(正如许嵩一般,甚至超越了许嵩),她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牵动我的心。我向往她所在的城市,我想到有她的城市去。可是我没有那种能力,没有想做就能做到的那种能力。但是上天还算是对我的眷顾(现在看来或许是命运的玩笑)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获得了来到她所在城市的机会,我想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,毕竟我等了那么久,就是为了这个机会。

这个时候,我已经忘了许嵩,是我自己认为我已经真的完全忘记了。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她,一心所向的她。

迈着欢快而活力的步伐,我赶着最炎热的夏日之时来到了你的城市—深圳。

即使夏天的太阳再怎么炙热也不如我对你的心,我决心过好每一天。

想想真的很美好,可是现实终究是现实,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我丢了“钥匙”丢了你,我一无所有,正如当初我对你说:“我不会到了深圳只能睡天桥下面吧?”现在,我真的只能睡“天桥”了。

许嵩,这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名字,一个陪伴了我多年的信念,当初被我舍弃了,现在却又重新回到了脑海中,重新驻扎到心田里。

现在的我,好想回到安徽,再一次去寻访名医“VAE”,治疗我心理的疾病(详参许嵩《别咬我》)。

发表评论